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湘会军

湘水依依、湘情依依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飞山之子·吴会军, 笔名:湘会军,出生于湖南靖州,中国乡土诗人协会会员、湖南省作协会员、湖南省怀化市作协会员,浙江杭州作协会员,著有中篇小说:《红绸巾》,诗集:《落叶的心语》曾获湖南靖州重点文艺作品奖,,有小说、散文、诗歌散见《延河》、《湖南日报》、《关睢爱情诗》、《参花》、《乡土诗人》、《雪峰》、《浙东》、《绿风》、《芙蓉楼》、《怀化日报》、《浮玉》、《吴越》、《中国魂》等官刊、民刊……

【转载】:落叶成诗,他用柔软的触角叩击诗句--读湘会军《落叶的心语》  

2012-11-23 10:56:35|  分类: 引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转载】聆  听 - 湘会军 - 湘会军

落叶成诗,他用柔软的触角叩击诗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读湘会军《落叶的心语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蓝雪儿

 落叶,历经季节的洗礼,每一枚叶片上,都纹有岁月的印迹,那些能感动自己,感动他人的往事,就挤在了光阴的背后,当一切喧嚣都归于沉寂,取出这些叶片,轻轻擦拭上面的埃尘,会有一些转化为醇香的诗句,湘会军就用他柔软是触角,叩击这些诗句,让一切美的意蕴在世间滑行,组成一个个的场景,而他把更纷扬的情感空间,留给了读者,让大家成为一个自觉的诗人,自觉的吟出作者未言及的心声。

 初识湘会军,源于在半年以前的一个诗歌群,同是诗爱好者,我们都不是把诗歌别在发梢上,却会用心声阅读群友发的诗词。

 当写诗的人比读诗的人多,现代汉语语言负累在某些时刻已经积重难返。许多人在诗歌的提篮前徘徊,不知要提走哪一个好。诗歌的疆域更是纷呈变换,废话写作的泛滥,晦涩与通俗的对峙,自恋自悼的炫扬,上半身与下半身的纠结,湘会军诗集让人耳目一新,他的写作既不是对传统诗词写作手法上的大踏步前行,而是在汉语文化保守主义的基质中的缓慢转身,在不偏离诗歌本位,不超越语言的同时,又让文中所表达的诗性与情感因素得到自我确证,这个确证也不是絮絮缀缀的述说,而是用一张网,把诗句网在其中,让诗句在出脱中把网的延展性达到最大限度,就安静下来。走出了沉溺语言,在语言中无休止的搏击与纠缠的境地,这一点上在湘会军的诸多诗文中可以看到。

 我很高兴在当今看诗比写诗人少的年代,能认识湘会军这样的诗人,他为我们打开了想象的翅膀,为我们营造介于现实和现实之间的梦幻气氛,在看到实体的同时,能诗意的拓展到虚无,在虚无中游行的时候,也不是漫无目的,总能寻到佐证的印迹。

为了表示对诗人的尊重与敬畏,我还是把我的一些看法放在具体的诗文中,与作者一起脉动。

打开第一辑,打开诗集,一片落叶铺面而来,这是一片扭干了水分,泛着淡淡的馨香的落叶,又被作者温润饱满的心语展平。(见《落叶的心语》),“如果,什么时候可以弥补那一段割裂的乡愁”----那段割裂的乡愁,深深纹入的我的血脉,“如果”这是一种假设,却透着作者无奈的思乡之情,开头就直呼胸臆,对于就别家乡的人来说,乡愁就是化不开的情绪。接下来,我们可以体会到作者在感伤的同时,有种让人不容忽视的对生活的执着追求和美好向往,苦涩中夹着悠然的甘甜,内敛中掺杂着无限柔情。我不知道那一片叶子什么时候会落下,但我知道此时,家乡和我这里定会有一片叶子同时落下,那么,请让我“…在异地他乡/借萧瑟的秋风于一树红叶坠落时与你一起聆听落叶的心语”,最后一段托物怡情,颠覆掩饰了思乡的愁绪。 

 家乡的亲人,家乡的山山水水是那么熟悉,那么的亲切,闭眼,甚至可以嗅到他们的呼吸,(见《致远方》)因此:“远方最美/那里有我的故乡/有我熟悉的影子”,蜗居的泪珠上,定会洋溢这对远方的眷恋,那些乡音最亲切,哪怕植出都市的言辞之外,是多么的不合时宜,“也容许我们/再以我们的方言吐纳北方之北,南方之南那些不合时令的风情”

 故乡很近  ,一个游子的行囊上,时时有我擦拭孤独的身影,在风中在雨里,旋转的舞步中,在醉意流淌的酒杯里,让浓浓的乡情更加鲜亮饱满(见《倾听故乡的心跳》)“别动,我想倾听故乡的心跳”---此时,一切喧嚣都沉寂下来,谁也不会惊裂一个瘦长的身影;今天的雨丝,多么像离家前夜的雨丝,江南的烟雨,早把乡情复制,随我漂泊拉出悠长悠长的相思,“也许、离乡前夜无休无止的雨丝/是为我编织烟雨江南/凄美的别离……” 你我收到我的心语了吗?驿动的心载不住厚重的相思,是我都父老正在屋檐下等我,就让“……一个孤独的异乡人/他把算不出长度的乡思装入竹简/运回故乡”

 思乡、怀乡只是《落叶的心语中》显目的片名,湘会军还把灵性的触角探进一串串能让我们沉思、而又不该遗忘的地方。如《有感于某地破落的图书馆》、《喟叹(探望故地某图书馆)》、《走进沈从文故居》、《探访湘西边城》。不多的言辞,在我们心里打过璇儿,自觉的让我们进行心灵梳洗。

 柔情、细腻也是湘会军性格中妥帖的解语;于亲人,于朋友,他都倾心对待,真诚付出,如《这一天,写给好友余音》、《给阿鬼》,《路在脚下,写给图书出版人何梅。尽管网名只是变换的一个符号,网名却能从文字中体味到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爱,人世间最纯洁的友情,是超越一切的最闪亮的篇章。 

 当然,任何人的文字都有瑕疵,湘会军的也不例外,在某种程度上,他的诗文还是非创造性的写作,相对而言,他的文字还处于一种捏造“完美伪验主义”的理想状态中,把生活体验,别离他乡的愁绪,借以飘逝的落叶,晚归的雁阵寄托浅浅的忧思;他没有走出利用语言的异质性,构筑当代生活的混杂性的循环;可喜的是,这种“完美伪验主义”虽然是前人先创的杰作,他却能在接纳、模仿的基础上,不断考量并派生出清醒的酌词,如一曲意蕴悠长的调子,隽永清新,内敛丰盈,清丽婉然。

 诗,是心灵的吟唱,是情感态度价值观的熏炼,愿《落叶的心语》在归家的途中长出斑斓的翅膀,愿湘会军的诗路越走越宽,越走越远……


原来地址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147aba001016kny.html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